前海建设“深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再思考

Last updated on: Published by: yabo123vip 0

前海金融改革的两条主线是金融创新与对外开放。前海的使命在于为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拓出一片实验区,为中国深化金融改革寻找新方法,创造新思想,塑造新模式。

金融业发展最关键的是制度设计。前海应在法律制度、人才机制、金融监管与营商环境等方面大胆求索,建设小政府、大服务、高效率、国际化的新体制。从管理水平、市场主体、业务范围、人才队伍等角度全面提高国际化的水平,营造国际化金融环境。

具体说来,前海当前的重要任务是有效地以金融创新为抓手,抓住人民币国际化这一改革潮流,促进深港一体化,建设“深港国际金融中心”。我们认为,前海的金融创新应是包含金融市场创新、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创新等方面的一揽子计划,可考虑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理念上创新,考虑成立民间智库,加强创新理论和模式的研究和探讨,为改革创新决策提供理论和模式的支持。

前海经济特区作为“特区中的特区”,被赋予了最大限度的创新自由。前海的创新探索过程中必然有很多新的、复杂而艰巨的问题需要科研理论成果予以支撑,例如深港一体化的实现、金融服务的创新、经济管理体制的创新、社会管理制度的创新等,都亟须一个专门的智库机构提供理论科研成果。智库的研究可以为前海部际联席会议和合作区咨询委员会提供研究成果和决策依据,并以研究前海地区金融创新为基础,为前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腾飞积累大量理论科研基础,以促进前海规划的早日实现。

在证券方面:我国现有上海和深圳两家证券交易所,所施行的新股发行制度均为核准制。从长远来看,我国证券新股发行制度必然会向注册制过渡,但如果在上证所或深交所直接实施注册制或是注册制与核准制并行的双轨制,则会导致交易所新股发行的混乱局面。可行的方案之一是在前海先行先试,设立前海交易所,并实施新股发行注册制,部分不能满足上证所、深交所上市条件的优质企业可以选择到前海交易所上市。一方面,为日后上证所、深交所实施新股发行注册制积累了经验;同时,也拓宽了企业的上市渠道和融资途径,进一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非常活跃,2011年中国债券市场的交易规模达到了165.9万亿,是1997年的数千倍,且每年以30%~50%的速度快速增长。但与国外债券市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可以考虑在前海成立国际债券交易中心,进一步完善债券市场,提升债券市场的流动性,并逐步建立完善的企业债信用体系,使得更多企业能够通过发行债券来进行融资。

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阶段,私募股权基金也迎来了春天。2011年,我国完成募集的私募股权基金共235只,募集资金总额达389亿美元。但这与我国创业投资市场的资金需求相比,还远远不足。而限制私募股权基金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由于私募股权基金退出渠道的缺乏。

如果在前海创立一个国际PE二级市场交易中心,并将其打造成中国的NYPPEX,意义重大。NYPPEX是设立在美国的国际PE二级市场交易中心,交易的基金数量达到18735只,金额达到4.3万亿美元。

前海PE二级市场交易中心的建立,将吸引海内外PE基金的进驻,激活PE基金数万亿的资金交易量,一级基金的退出及再投入会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的发展,进而推动经济的发展、培育更多的优质企业,也为社会资本找到更多的投资平台。

在银行方面,虽然近十年,国内投行业发展速度迅猛,具有投行业务的券商多达100多家,但除了少数几家券商具备海外承销能力外,绝大部分券商投行承揽的业务还是局限于本土业务,国际化程度明显偏低。

前海要打造“深港国际金融中心”,必然会涉及大量的涉外投行业务,如本土企业海外上市、海外发债、海外并购等。如果这些跨国投行项目均交由外资投行来完成,主要有两方面不利因素:其一,外资投行对中国企业的实际情况了解有限,不能最优地满足中国企业的需求;其二,涉外投行业务被外资投行垄断不利于本土券商投行国际化的发展。因此,有必要建立一个既了解中国企业实际情况,又具备强大海外项目运作能力的投资银行。这个投行旨在为客户企业提供国际化的一揽子一级市场服务,意图打造未来“中国的高盛”。

当然,金融创新是多方面和多维度的,要尝试以前没有的新模式,实现思维创新,例如概念金融银行。与传统银行不同,概念金融银行里存贷的并非实际的货币或简单的金融衍生品,而是概念资本,可以想象的概念金融银行包括上市公司银行、专利银行、博士银行、碳银行、碳期货、碳基金、农业产业银行、林业产业银行、土地银行、地方经济发展合作银行、农村资源银行、水力资源银行、矿产资源银行、购买力银行、供应力银行等。

第三,要探索新的运营模式。对于合适的招商项目,政府管理机构可以通过为项目企业提供成熟政策、办公场所等入股,独立的咨询机构(智库)也可以通过为项目企业提供战略策划、商业模式设计以及科研成果等入股,待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政府管理机构、独立的咨询机构(智库)以及其他企业股权拥有者可以选择继续持有企业股权或通过PE基金二级交易市场交易退出。

在这一创新型运营模式下,一方面,项目企业既能够在入驻初期获得政府的政策红利,又能够获得独立咨询机构(智库)的长期研究支持,使得企业能更容易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另一方面,政府管理机构和独立咨询机构(智库)在为企业提供援助、辅助企业成长的同时,也分享了企业股权价值增长而获得的回报,从而实现了多方的共赢。

未来的前海“深港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是具备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多样化、完善的金融综合服务的国际金融中心,这对粤、港两地乃至全国的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jtkda.com/,欧冠泽尼特在先行先试的基础上,将为全国的金融改革、领先全球的金融创新积累更多的经验。

(作者孔英系北京大学教授、博导,北大汇丰商学院副院长;王学平系北大汇丰地产金融投资研究学会特邀研究专家)

Related posts